学者站立在公园中心的花坛边缘,滔滔不绝地发表自己的演讲。用仿佛要撕裂嗓子般的音调诉说着,而聚集的人群在呐喊!欢呼不止!呕血为止!

在此人结束这番闹剧之后,傍晚的我于城市的另一端,吸引群众,以伟大演说家口吻,作出同样的演讲。以小丑的身份,重复早晨热血沸腾的发言!

这是什么新型的表演吗?!笑啊!因为肌肉抽搐而蜷缩一团!是表演——因此人们尚可不相信我所说的话,而我是一位欺诈师啊——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挫败】果然……“当一位教授模样的人与一个滑稽穿着的小丑述说同一个道理,教授更令人信服”……吗?

——打赌还是输掉了呢!

评论(6)
热度(39)